明人笔记中的一则孙真人灸疗实录

据说药王孙思邈幼时体弱多病,以致四处求医访药,都快到了家财荡尽的地步。

“幼遭风冷,屡造医门,汤药之资罄尽家产。”

——《备急千金方》

纵然如此,他那带病延年的状况还是没多少改变。到了四十岁左右的年纪,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缘故,他开始接触艾灸。孟老夫子说,七年之病,求三年之艾。显然,艾灸给了疾病缠身之人重拾旧时光的希望,给了他迎回无病一身轻的感觉。他不仅记述“艾火遍身烧”这样的感性灸疗经历,更是从理论的高度,将针刺、艾灸、汤药三者并重,认为“若针而不灸,灸而不针,皆非良医也,针灸不药,药而不针,尤非良医也”,“汤药攻其内,针灸攻其外,则病无所逃矣,方知针灸之功,过半于汤药矣”。

人们现在从他的《千金要方》与《千金翼方》两部著作中近九百条的灸疗著述,可推见药王孙思邈对灸法的重视。但对于他的“艾火遍身烧”是一个如何实施的过程,却是无从知晓。

明朝的李日华以闲逸笔调写艺文之事,著成多部笔记体专著,虽然多著述书画艺文之事,但对玄学与医药也稍有涉猎,其中一部《六研斋笔记》便记了一条颇类似孙真人“艾火遍身烧”的灸疗实录,从中可见该法的大概样子。原文为:

保仪郎顿公儒,苦冷疾二年,至于骨立。一日,正艾灼,而赵三翁者来,询以病源,顿实告,翁悉令撤去。时方盛暑,俾就屋开三天窗,放日光下射,使顿仰卧揉艾,遍铺腹上约十数斤,乘日光灸之。移时,热透脐腹不可忍,俄腹中如雷鸣下泄,口鼻间皆浓艾气,乃止。明日复为之。如是一月,疾良已,仍令满百二十日。自是,宿疴如洗,壮健如少年时。翁曰:“此孙真人秘诀也,世人但知灼艾,而不知点穴之不审,虚受痛楚,耗损气力。日者,太阳真火。艾既遍腹,且又徐徐照射,入腹之功极大。但五六七月为上,若秋冬间,当以厚艾铺腹,蒙以绵衣,熨斗盛炭火,慢熨之,以闻浓艾气为度,亦其次也。”

这段话的意思是:

宋代有个姓顿当保义郎的小官,得了虚寒症2年,病得很厉害,到了骨瘦如柴的地步。有一天,他正在家用艾灸灼(直接灸),一个叫赵三翁的人来访,问其病因,顿就把自己的病情如实相告了,赵三翁听后叫顿将正在灸灼的艾柱全部撤下来。当时正值盛夏,让仆人打开三扇天窗,让日光直接透入厅堂内,然后让顿仰卧在床铺上,在他的肚子上铺了满满的经过搓揉的艾绒,约有十多斤,然后乘日光灸了一段时间,晒到热穿透了肚腹部,几乎难以忍受了,一会儿,顿的肚子里边像雷鸣一般响并且泄泻臭秽,嘴巴鼻子里边有浓浓的艾草气味,才把肚子上的艾拿掉。第二天重复做,一个月后,疾病好得差不多了,仍然让他坚持连续做了120天,从此,顿不但陈年旧病完全彻底根除,而且强壮健康得像年轻时一样!赵三翁说:“这是孙真人的秘诀,世人只知道灸灼,却不知道艾灸时穴位不准会影响疗效,白白受罪,甚者浪费人力物力。太阳是真火,当艾盖满肚子,太阳慢慢照射,借助太阳和艾的双重阳气,渗入腹部的功力极大,每年的五六七月做这样的日光灸最好,天灸配合药灸,人灸合一了!呵呵!如果在秋冬季节,就在铺满艾绒的肚子上蒙一层棉布,上放炭火熨斗,慢慢熨,能闻到艾的气味为好,很有些原来艾如此简单——让艾灸不再烟熏火燎的味道。这样的效果会比盛夏直接的日光灸差些。

大青说医

农村常见的翻白草是治疗糖尿病的良药 

2020-5-12 10:42:15

大青说医

皇帝贪吃螃蟹坏了肚子,藕节热酒建奇功

2021-10-8 18:31:08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