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圆肉裹鸦胆子仁愈久痢案

名医简介

程文囿(1736〜1820),字杏轩,清代医家。

兑兄尊堂,年将及耋,本质阴虚,时常头昏口干,耳鸣心悸,药服滋补相安。秋初患痢,后成休息,延至次春,昼夜或十余行七八行之不等。每便腹痛后重,粪带鲜红,间见白垢。形疲食少,医治无效。召诊脉如平时。予曰:“体_阴亏,原宜滋养,但痢久脾虚肠滑,滋药又非所宜。”方仿异功散,加首乌、白芍、山药、扁豆、莲肉、老米,剂内俱用人参,数服痢仍不止,复诊告兑兄曰:令堂证属休息痢疾,病根在大肠曲折之处,诸药力不能到,即复人参,亦皆无益。”兑兄云:“然则奈何?”予曰:“非鸦胆子莫能奏效,特此物本草未收,他书亦鲜论及,惟《幼幼集成》载其功能,名为至圣丹,予用治此证,颇多获验。”检民阅。兑兄云:“据书所言,并先生经验,自必不谬,第恐此药性猛,家慈年迈难胜耳。”予曰:“所虑固是,但每用只三十粒,去壳取仁,不过二三分,且有桂圆肉包裹,兼服补剂,扶持正气,断乎无伤,盖非此莫达病所,病不能除,正反伤矣。”如法制服,三日全瘳。是秋其疾复作,家菡洲兄为治,多日未瘥,复邀同议。予曰:“上春曾投鸦胆子见功,何不再用。”兑兄仍以高年质虚为忧。予曰:“有病当之不害,亦三服而愈。”兑兄虑疾复萌,商用此味,研入调养丸药内,冀刈病根。予曰:“善后之图固妙,然研末入丸,似不合法。”更与菡兄斟酌,仍照原制,每以五粒与丸药和吞,服之两月,至今三年,其病不发,可见此药之功效如神。

(《杏轩医案》)

摘自《古今名医临证金鉴·腹泻痢疾卷》

分享谨供参考,不作治病推荐

本条ID:SF12154

临证金鉴内科

健脾利湿,久泻不可偏执;补火调肝,入微方臻化境

2015-10-14 8:59:55

临证金鉴肿瘤科

耳鼻喉科恶性肿瘤治疗四法

2015-10-14 11:09:23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